古诗文网 下载APP
推荐 诗文 名句 作者 古籍

第一百九十回原文

  悟禅僧施法救四雄 赤发道法宝捉和尚

  话说小悟禅一晃脑袋,来到慈云观,堵着山门一骂,说:“趁早叫赤发灵官邵华风杂毛老道滚出来,就说有灵隐寺济颠僧和尚老爷来也!”把门老道这才进去回禀,赵永明、董云清二人出来和尚没有了。小悟禅并没走,先到慈云观里暗中一看,见金毛海马孙得亮四个人正绑着,义侠太保刘勇看着。

  小悟神知道这四个人是济公打发来的,小悟禅下去,一口气把义侠太保刘勇喷躺下。把四个人放开,叫四个人闭上眼,悟禅把四位英雄带在江岸。孙得亮说:“圣僧你老人家不来,我等性命休矣!”悟禅说:“我不是济颠,我是济颠徒弟,我叫悟禅。你们四个人赶紧回常州府罢,我师父还在常州府呢,你们四个人焉能是这些妖人的对手,岂不是白送残生?这个事都有我呢!”

  说罢,复发一晃脑袋,复又回来,赵永明、董云清出来没找着和尚,刚要回去,悟禅在后面一声喊嚷:“和尚老爷没走,杂毛老道你回来!”赵永明、董云清一回头一瞧,原来是一个穷和尚,头上有黑气,必是妖人。两个老道俱并不放在心上,说:“好妖僧,真乃大胆!竟敢这样猖狂,待我山人来拿你。”悟禅说:“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?”赵永明说:“你要问山人,我乃乾法真人赵永明是也。拿你这无名的小辈,何用我家祖师爷。”董云清也道了名姓,两个老道各摆宝剑,往前够奔。悟禅一张嘴,一口黑气,把两老道,俱将喷倒在地。早有人看见,把两个老道搭着往里走,回禀赤发灵官邵华风。五殿真人一看,说:“这是怎么了?”左门真人说:“被那个穷和尚给喷倒了。”邵华风一听,口念“无量佛”,说:“好孽畜,真乃大胆!

  待我亲身去拿他。”这句话尚未说完,只见甲马兵库火着起来了。原来邵华风这庙里有两座库,一名甲马兵库,乃是老道炼成的纸人、纸马、纸刀枪,用符咒炼成的,静等造反的时节,老道用咒一催,能够天昏地暗,日色无光,十万纸人马能够杀人。还有一座阴兵库,是他派人收来的不该死的阴魂。前者七星道人刘元素,在小月屯害了好几十个人,还有前殿真人长乐天,后殿真人李乐山、同左殿真人郑华川、右殿真人李华山,这五个老道收来的五百阴魂,收在一个火葫芦之内,有符贴着。要用时节,就把葫芦口一拔,咒语一催,能够天昏地暗,阴风惨惨,鬼哭神号,是一座阴魂阵。他这两个库,是对面有一个老道叫赤发真人陆猛看守。小悟禅今天把董云清、赵永明喷倒,有人往里搭,小悟禅随着进来,见有一个紫脸红头发的老道,看着这两座库。

  小悟禅下来,赤发真人陆猛说:“什么人?”刚要念咒,被小悟禅一口气喷倒,当时就把甲马兵库点着,少时烈焰飞腾。邵华风见火起来,烧了甲马兵库,赶紧叫童子拿了一碗茶来,邵华风果然是神通广大,术法无边,口中一念咒,把茶往空中一泼,当时一阵暴雨,把火浇灭了。邵华风气得“哇呀呀”

  怪叫如雷,再找小和尚踪迹不见,又有人报拿住的四个人丢了,义侠太保刘勇人事不知,昏迷不醒。邵华风有百草夺命金丹,立刻给刘勇一丸,连赵永明、董云清每人都灌下一丸药去,将众人救醒过来。邵华风说:“好妖僧,我山人跟他誓不两立。”正说着话,有人进来回禀:“现在穷和尚又堵着山门骂呢!”赤发灵官邵华风气的颜色更变,立刻吩咐众位真人:“尔等随我来。”大众一同围随着,来到山门以外,睁眼一看,果然门外站定一个穷和尚,头上有一股黑气。邵华风说:“好孽障,竟敢这样搅乱我的庙?尔真是前来送死!”

  小悟禅一看,出来了真有百余人,又见赤发灵官邵华风,头戴鹅黄巾莲花道巾,身穿淡黄色的道袍,上绣乾三连坤六断金八卦太极图,腰系杏黄丝绦,水袜云鞋,背插一口宝剑,绿沙鱼鞘皮,黄绒穗头黄绒腕手,真金的什件,手拿萤刷。小悟禅说:“你等这些叛逆之贼,真乃可恼!今天和尚爷爷把你等全皆拿住,送到当官治罪。”邵华风一听,就要往前够奔,旁边有七星真人刘元素在旁说:“祖师爷你老人家不必动怒,谅此无名的小妖魔,何必你老人家拿他?有事弟子服其劳,割鸡焉用牛刀,待我拿他易如反掌。”邵华风说:“你须要小心留神。”刘元素微然一笑说:“此乃小事一段。”说罢,拉宝剑赶奔上前,说:“来者尔可是济颠僧?”小悟禅说:“非也,拿你们这些狐群狗党,何必他老人家亲身前来,我乃济公的大徒弟悟禅是也。皆因你等无故兴妖害人,各处拍花,设立贼船黑店,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,和尚老爷特来拿你,杀恶人即是善念,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?”刘元素说:“你家祖师爷乃七星道人刘元素是也,拿你何用我家祖师爷。”

  说着话,摆宝剑劈头就剁,悟禅就溜闪身躲开,左一剑,右一剑,和尚跑得甚快。刘元素说:“好和尚,气死我也!”悟禅说:“气死你,你死罢!”老道说:“待山人用法宝取你。”悟禅说:“好,你把宝贝拿出来我瞧瞧。”刘元素由兜囊掏出一宗物件,口中念念有同,说声:“敕令!”就见平地陡起一阵怪风,来了一只斑斓猛虎,摇头摆尾,要咬和尚。悟禅喷了一口气,把老虎喷起来,现了原形,乃是一个纸老虎。悟禅照老道一喷,这口黑气喷的老道说声:“好利害!”拔头就跑,立刻浑身都肿了。跑到赤发灵官邵华风跟前,刘元素要栽倒,邵华风当时给刘元素一粒金丹吃下,方能止住疼痛,把毒气散了。八卦真人谢天机说:“好大胆妖僧!竟敢伤我的朋友,待山人用宝贝拿你。”说着话,祭起扣仙钟。

  这种东西,其利害勿论什么妖精,别管有多大的道行,扣上总是现原形。老道瞧出悟禅是个妖精,头上有黑气,故把扣仙钟祭起来,焉想悟禅可与别的妖精不同,他受过济公的传授,再说他在九松山松泉寺跟灵空长老在一处,又习学各样妙法,此时悟禅能为大长,有这么两句话:“鸟随鸾凤飞能远,人伴贤良品自高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”这话一点不错。八卦真人谢天机这一扣仙钟,往下一落,眼瞧着把小和尚扣在底下,八卦真人谢大机哈哈一笑,说:“列位可曾看见了,我这打算这妖精有多大能为,据我看来更是无名小辈,被我用扣仙钟扣住了。”赤发灵官邵华风说:“谢道兄,你先等等说大话,据看其中有缘故。

  方才扣仙钟落下,我只见起了一阵黑风,恐其未必将和尚扣住,你掀开钟看看罢。”八卦真人谢天机说:“不能罢,我看见将他扣住。慢说他这小小的妖精,勿论多大的道行,也跑不了。”说着话,立刻把扣仙钟一掀,大众一看,都皆愣了,扣的并不是和尚,把邵华风的小道童扣上了。谢天机呵了一声,说:“真乃怪道,怎么就把小童子扣上了?”话言未了,只见小和尚在眼前一晃,说:“和尚老爷焉能叫你杂毛老道的拿住?”谢天机一看,气往上撞,说:“好妖僧,我看你今天哪里走?”拉定剑就要砍,小悟禅张嘴一口黑气,照老道一喷,立刻谢天机浑身紫肿,口中喊嚷:“好利害!”急忙跑到邵华风跟前,邵华风赶紧给谢天机一粒丸子吃了,方才止住疼痛。邵华风说:“你等拿不了这个妖僧,还是山人去拿他罢。”邵华风立刻拉宝剑往前够奔,说:“好孽畜,真乃大胆!竟敢这样猖犯!待山人来拿你。”小悟禅说:“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?”邵华风说:“然也,正是你家祖师爷。”

  悟禅说:“我正要拿你,你乃是罪之魁,恶之首,拿了他给四方除害。”邵华风立刻宝剑照悟禅就剁,悟禅一闪身,张嘴就喷。焉想到赤发灵官邵华风真有点能为,口中念定护身咒,并不怕喷,悟禅连喷了几口,老道并不躺下。

  系杏黄丝绦,水袜云鞋,背插一口宝剑,绿沙鱼鞘皮,黄绒穗头黄绒腕手,真金的什件,手拿萤刷。小悟禅说:“你等这些叛逆之贼,真乃可恼!今天和尚爷爷把你等全皆拿住,送到当官治罪。”邵华风一听,就要往前够奔,旁边有七星真人刘元素在旁说:“祖师爷你老人家不必动怒,谅此无名的小妖魔,何必你老人家拿他?有事弟子服其劳,割鸡焉用牛刀,待我拿他易如反掌。”邵华风说:“你须要小心留神。”刘元素微然一笑说:“此乃小事一段。”说罢,拉宝剑赶奔上前,说:“来者尔可是济颠僧?”小悟禅说:“非也,拿你们这些狐群狗党,何必他老人家亲身前来,我乃济公的大徒弟悟禅是也。皆因你等无故兴妖害人,各处拍花,设立贼船黑店,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,和尚老爷特来拿你,杀恶人即是善念,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?”刘元素说:“你家祖师爷乃七星道人刘元素是也,拿你何用我家祖师爷。”说着话,摆宝剑劈头就剁,悟禅就溜闪身躲开,左一剑,右一剑,和尚跑得甚快。刘元素说:“好和尚,气死我也!”悟禅说:“气死你,你死罢!”老道说:“待山人用法宝取你。”悟禅说:“好,你把宝贝拿出来我瞧瞧。”

  刘元素由兜囊掏出一宗物件,口中念念有同,说声:“敕令!”就见平地陡起一阵怪风,来了一只斑斓猛虎,摇头摆尾,要咬和尚。悟禅喷了一口气,把老虎喷起来,现了原形,乃是一个纸老虎。悟禅照老道一喷,这口黑气喷的老道说声:“好利害!”拔头就跑,立刻浑身都肿了。跑到赤发灵官邵华风跟前,刘元素要栽倒,邵华风当时给刘元素一粒金丹吃下,方能止住疼痛,把毒气散了。八卦真人谢天机说:“好大胆妖僧!竟敢伤我的朋友,待山人用宝贝拿你。”说着话,祭起扣仙钟。

  这种东西,其利害勿论什么妖精,别管有多大的道行,扣上总是现原形。老道瞧出悟禅是个妖精,头上有黑气,故把扣仙钟祭起来,焉想悟禅可与别的妖精不同,他受过济公的传授,再说他在九松山松泉寺跟灵空长老在一处,又习学各样妙法,此时悟禅能为大长,有这么两句话:“鸟随鸾凤飞能远,人伴贤良品自高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”这话一点不错。八卦真人谢天机这一扣仙钟,往下一落,眼瞧着把小和尚扣在底下,八卦真人谢大机哈哈一笑,说:“列位可曾看见了,我这打算这妖精有多大能为,据我看来更是无名小辈,被我用扣仙钟扣住了。”赤发灵官邵华风说:“谢道兄,你先等等说大话,据看其中有缘故。

  方才扣仙钟落下,我只见起了一阵黑风,恐其未必将和尚扣住,你掀开钟看看罢。”八卦真人谢天机说:“不能罢,我看见将他扣住。慢说他这小小的妖精,勿论多大的道行,也跑不了。”说着话,立刻把扣仙钟一掀,大众一看,都皆愣了,扣的并不是和尚,把邵华风的小道童扣上了。谢天机呵了一声,说:“真乃怪道,怎么就把小童子扣上了?”话言未了,只见小和尚在眼前一晃,说:“和尚老爷焉能叫你杂毛老道的拿住?”谢天机一看,气往上撞,说:“好妖僧,我看你今天哪里走?”拉定剑就要砍,小悟禅张嘴一口黑气,照老道一喷,立刻谢天机浑身紫肿,口中喊嚷:“好利害!”急忙跑到邵华风跟前,邵华风赶紧给谢天机一粒丸子吃了,方才止住疼痛。邵华风说:“你等拿不了这个妖僧,还是山人去拿他罢。”邵华风立刻拉宝剑往前够奔,说:“好孽畜,真乃大胆!竟敢这样猖犯!待山人来拿你。”小悟禅说:“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?”邵华风说:“然也,正是你家祖师爷。”

  悟禅说:“我正要拿你,你乃是罪之魁,恶之首,拿了他给四方除害。”邵华风立刻宝剑照悟禅就剁,悟禅一闪身,张嘴就喷。焉想到赤发灵官邵华风真有点能为,口中念定护身咒,并不怕喷,悟禅连喷了几口,老道并不躺下。

完善